蓬_长期圈地APH

圈名蓬君/一个囤随笔的地方
英领→毒舌闷骚傲大于娇的亚瑟
英米/枫茶/all菊
耀相关与亚洲各国组合随意,红色组可。独中可。美食可。其他均雷
————————————————
APH性向cp喜好略过激:BL≥GL>BG
其他坑:BG占100%BL&GL占0%
———————最后———————
因为一些原因暂退娘塔

新坑的剧情雏形【英米向/非文仅设定】

♠占tag抱歉
在lofter上存放一下个人的扑克味音痴私设剧情。
♠大概以后会写文,如果点开并对此感兴趣,欢迎给出建议
♠英米注意 腐向的

黑桃国的国王驾崩。
选举新王。
然而在骑士家族王氏的操纵下,国王已经内定为年仅19岁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不过除了王家人,无人知晓内幕。包括阿尔弗雷德
年轻的亚瑟·柯克兰在选举中使尽浑身解数,终于
从宫廷内传出消息,某月某日的登基大典,他将不会以宾客的身份参加。亚瑟认为自己将是未来的国王。
直到他到了那里,他才明白为什么在他获得最高票数的之后长老院没有安排他入宫准备登基。原来他千方百计想得到的那个位子处于一人下,外人之上。
那个披着蓝袍的男孩看见了他,愉快地开了口。
“你是我的皇后吗?”
【cp确为英米】

他(她)们在黑暗里,在一个狭小的角落里,紧紧依靠在一起,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
搜捕他(她)们的人来了,他(她)们听见了脚步声,嘈杂。
那个较为刚毅的拥紧了那个较为柔弱的,他(她)们颤抖的双唇紧贴一起。感觉不到对方的温度,只是机械地吻着。
他(她)们的爱不能暴露在阳光下,只是像黑暗中的某种植物,暗地里滋生着。
最后,门开了,阳光利剑一般刺在两人身上。
枯萎。

心中一个,较为让我窒息的同性爱情的画面。
仅是窒息罢了。

有必要整理我之前的坑了。。。我最终舍不得亲生的儿子女儿们

一条鱼

·片段 只是个片段
·非国设
·cp为男女米,金三角暧昧向,英→米♀友情向
·一个没有什么卵用的设定,英sir为同性恋,避雷注意


星辰渐渐淡出夜空,天也有了些亮丽的颜色。
雾霾公园,亚瑟·柯克兰低头看了眼手表,五时半左右。
他面前十九岁的女孩,一改之前的不羁,天蓝的眼睛射出来锐利的目光死死定在柯克兰先生的脸上。她在打量他的神色,试图不通过语音沟通寻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她在五时二十分准时赶到,踏着清晨的露珠,原来卸了装的她也只是个圆脸的稚嫩姑娘。艾米丽完全不是“接近真理”的状态了,而是像个普通姑娘一样穿着衬衫,长裙。
“阿尔弗昨晚就已经走了。”亚瑟一边说,一边观察她的表情。果然艾米丽脸色一僵,但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她冷静地,看似镇定地说着,“他和我之前的琐事也就随他的离开过去了。人生不就是一次次的相遇与离别吗?”
来自城市的混杂一起的人工光突然闪烁了一下,五时半,路灯熄灯。天倒是没有完全亮的,城市中央的公园更沉寂了。
“他让我带给你一句话。”亚瑟艰难地将谈话引向正轨,随即后悔了,想转移一个话题。然而艾米丽却被这句话吸引了。
“是......什么话?”女孩明显不镇定。亚瑟觉得自己的处境如此尴尬,在养弟与一个女人之间,帮他俩传情达意,他突然想把阿尔弗雷德从那个城市拽过来,狠狠数落一顿——告白这种事为什么要别人帮忙啊?
“他说......”
艾米丽咬紧了嘴唇。
亚瑟想起昨日,阿尔弗雷德跟随弗朗西斯上了汽车后,朝他招招手:“亚蒂,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他过去了,他听见了阿尔说的那些话,他的养弟用一种从来未有过的语气诉说的,他注意到阿尔的手中紧紧攥着的项链......最后,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他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这句话的原意已被冲淡了大半,可说出来还是怪异。
艾米丽笑了,是一种轻松的笑。
“那也请你帮我转述一句话。”
“传达给阿尔?”他刻意省略了“弗”,努力彬彬有礼地说出这句他自认为挑衅的问句。
艾米丽显然没在意这个字的消失。
“我也把他当成我最好的朋友。”她拂了拂飘在额前的头发,清晨的微风起了。
“不管怎么说,认识你,认识阿尔弗是一件很棒的事。你们俩很尊重我的人格,而不像很多男人,在意我的......”她最终没说下去。
那蠢小子自然不会在意。亚瑟想。我个人呢,也算是因为你不像一些女人那么无聊吧。
“五时四十了,我觉得我也该离开了。”她的语速变快,脸色变得发白,喃喃道,“明天,明天这个时候,我就......”
亚瑟发觉自己没有快速结束话题导致了。意外,但是这个时候脱身明显是不明智的。
他怜悯艾米丽,明天这个时候,甚至她只要一离开雾霾公园,就会重新被塞入那个无法脱身的生活中,生不如死的生活。
“呜呜......亚......亚瑟。”她开始抽噎,身子一抖一抖地,亚瑟只得默默让她倚在自己的怀里哭泣。
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拍拍她的肩,像照顾亲妹妹一样。
过了一会儿,她的情绪平复下来。
“我该走了。”亚瑟逃离一样离开了雾霾公园,艾米丽竟然哭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她哭。他作了一下深呼吸,看见弗朗西斯颜色艳俗的紫色轿车停在路边。车窗还摇了下来,一个金发胡子脑袋贼贼对亚瑟笑着,发现后者表情不太好,也换上了一副正经的表情。
“亚瑟,那小姑娘走了?”
亚瑟不做声,打开车门坐入车中,“啪”猛地关上车门。
“莫名其妙。”弗朗西斯吐了吐舌头,表示对亚瑟的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眉毛,有什么不高兴的别把气出在车上。”
“我没有不高兴,我只是......”亚瑟欲言又止,透过后视镜发觉弗朗西斯在绕有兴致地盯着自己,莫名一股子火就上来了,“我就把气出在车上了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赔钱,要不以身相许。”弗朗西斯胡扯。
“滚!”
汽车发动。
“欸,你别打扰我开车啊,哥哥负责任地告诉你,出了车祸哥哥可没买保险噢。”
“你买不买保险与我有何关系?我早就买了意外事故保险。”
“意,外,事,故......”弗朗西斯意味深长地拖长了音调,语气又变,“眉毛你别拽我头发啊!转弯呢!”
亚瑟发出嘲讽:“我是帮你打理你那像杂草一样美丽的头发,”
“喂?啊,是阿尔弗雷德啊,是的,亚瑟在我旁边。”弗朗西斯将手机递给亚瑟,“电话。阿尔的。”
“喂?是亚蒂吗?”
“是。”亚瑟料到阿尔会问什么,他的底气有点不足。
“你,告诉艾米我的话了吗?”
阿尔弗雷德开门见山。
亚瑟的脸色变得阴沉。
“告诉了。”
电话那边的年轻人急切地问:“她说了什么?她接受我了吗?”
“她什么也没说。”他的情绪更加恶劣了,听见阿尔的叹气声,这次他学会了快速结束对话,“如果你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打的电话,那么再见。”

初遇【芋姐妹】

·随笔 脑洞性质的
·大概是国设
·娘塔利亚注意 非恋爱非gl向注意
·写完自己看不下去系列
莫妮卡微微昂起头,让面前的中年男子为自己在脖颈上系束金色的系带。那被称为“将军”的男子明显之前没干过这种细活儿,系带太紧勒的莫妮卡有些气闷。况且系带所连的那巨大的帽子所带来的沉重更使这个外表年龄只有九岁的小女孩感受到压抑。
她很想询问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可是直觉使她选择了沉默,莫妮卡低下头想观察大理石奇异的反光,帽子施加的重力使她一瞬间重心不稳,险些栽倒。无奈,莫妮卡又保持了先前的姿势,可她的重心又有些向后了,同样不对身体的平衡起维护作用。
她跟随在士兵与军官的背后,拖着长长的厚重的披风,步行过这更为漫长的宫殿长廊。所有人都不说话,莫妮卡感受到这一宫殿与人共同施加的肃穆气氛。
一时间,长廊里只有长靴踏地的声音。
窗棂透滤过层层阳光,经过短暂的空中旅行,映照在墙上的一幅油画上,油画的主角是一个幼小的女孩,她身着黑色的长袍,有长到腰间的金发,女孩头上也戴着巨大的帽子,莫妮卡大概能猜出女孩的身份,更多的原因是女孩那清澈湛蓝的双眸中透漏出的与年龄不符的成熟,还有一丝沧桑与哀愁。
“普/鲁/士/大人!”
将军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同时刷地一下,所有的士兵都站的笔直,去迎候这位大人。
“普/鲁/士/大人?”莫妮卡第一次开了口,带有疑惑语气的。她看向正前方,一个女人正逆着光走来,阴影使莫妮卡看不清她的相貌,但莫妮卡能看清那个女人一身笔挺的军装修出她高挑的身姿,银色的微有些凌乱的长发不加梳理,散在腰间。
“您怎么提前来了?”将军谦恭地笑着。
“德/意/志/小姐在哪?”被称作“普/鲁/士”的女子没有回答他,直截了当地发问。
士兵们向两旁散开,普/鲁/士/发现了站在中央的女童,女童也看见了普/鲁/士。莫妮卡打量女人的面庞,她的面颊上划过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赤色的双眼滚下一行清泪。
普/鲁/士弯下腰,紧紧地搂着她。
“你是德/意/志吗?”
“是的。”莫妮卡实在不明白女人为什么哭了,她真的不太适合哭啊,她擦擦女人的脸,小声说,“普/鲁/士,别哭了。”
“亲爱的孩子,以后不要叫我普/鲁/士,叫我尤妮娅就行了。”尤妮娅身体颤抖了一下,很快恢复了镇定,她抚摸着莫妮卡的头发,声音也许是平生而来第一次那么柔和。
“我是你的姐姐。”

是该写点东西了。